【导游苦与乐四之二】老游客半途失忆孕妇海关流产资深导游郑观贵

【导游苦与乐四之二】老游客半途失忆孕妇海关流产资深导游郑观贵

九十年代和现在的导游经验有很大的不同。时过境迁,有些地方早已经落没,有些地方则已进化得面目全非,让人几乎认不出来。

七十年代,本地旅游业还不算旺盛的时候,时年13岁的郑观贵即已趁学校假期的空档,到旅行社担任搬运工人,一方面藉此赚取一些外快,另一方面也藉此机会到处旅行以开阔眼界。

不过,他当时所到访的地点多是大马境内的旅游景点。 “当时,由于我替旅行社打工,所以旅行社包吃包住,让我无需花钱就可到处旅行。” 虽然他在求学时期曾在旅行社打工,但他于15岁完成学业,并进入社会工作时,并未直接重返旅游业。在那段期间,他曾当过建筑和搬运工人。 

搬钢琴被压伤改当导游

“直到1989年,我在搬钢琴时发生意外,且被摔下来的钢琴压伤,导致我再也无法干粗活,于是,在机缘巧合下,我又重新到旅行社工作,并当起导游来,且从此再也未离开这一行。

” 忆起过去数十年的导游生涯时,他说,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变,如各地的景点和景色已有所改变,而当导游所面对的竞争也大有不同。“过去,导游人数不多,所以一般导游较易赚钱,如今,导游人数剧增,以致竞争越来越激烈。” 至于景色变迁方面,变化极大且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浮罗交怡。 虽然已年代久远,但他仍旧忘不了二十年前浮罗交怡的朴素面貌。当时,因当地少有高楼和酒店,所以,游客多是在当地人的住家寄宿,类似现在风行的民宿。如今,游客则多住在设计宏伟的酒店大楼里。

1994年,他独自到浮罗交怡工作。当时,旅游局刚开始推广该岛的旅游业,原本宁静的海岛顿时吸引了大批游客到来观光。 他依稀记得,当时,岛上的凄美传说和神话对游客具有一定的吸引力。“如有传说指玛苏丽公主在两百多年前,因被人诬陷有婚外情而被判死刑,结果她被马来短剑刺死时,身体流出白色的血液。据说,她因死有不甘而在临终前发下毒誓,指浮罗交怡岛将在她死后七代无法繁荣。于是,许多游客在登岛旅游时,都会去参观她的坟墓。” 他说,他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担任司机和导游,并载送国内外的游客到岛上各个景点观光,。 

不断自修 免被游客问到口哑哑

过去,申请导游执照者必须至少有两年在旅行社工作的经验。郑观贵在1989年正式入行后,直到1994年才去报考导游执照,并在34岁那一年,正式成为合格导游。 他说,过去少有学校提供导游课程,所幸他仍靠着自行摸索成功考得执照。 此外,提起过去和现在的导游的工作内容的不同之处时,他披露,过去,导游可以自行和游客商量所要参观的景点,并自由添加或删除景点,然后按行程所需收费。 “如今却是由旅行社制定旅游配套,并选好景点,所以,各配套的价钱都是固定的,导游不能擅自更动。” 由于大马旅游景点已有所增加,所以,导游必须不断自修及阅读更新的资料,以便能够跟上时代,并向游客介绍更新的资讯。 “若準备不足,很可能会被一些知识渊博的游客问到‘口哑哑’,届时就会很尴尬。其实,一般导游都会遇到故意刁难的游客,但我们早已习惯,并已学会在这种情况下顺其自然。

” 男女联谊旅行团风行一时

 郑观贵说,九十年代时,我国出现一种以男女联谊为目的的旅行团,而报名参加的游客多是单身男女,以便通过旅行团的活动结识有缘人。 这类联谊旅游团当时相当受落,并曾撮合不少良缘。 “在联谊旅游团里,导游白天就负责导览的工作,晚上就充当联谊会的司仪,举办各类游戏和聚餐活动,以促进团中男女游客的感情交流。起初,男女团友都会因为陌生而感到尴尬和拘束,直到越来越熟络后,彼此之间才会擦出火花。” 在男女团友还处于尴尬期时,导游就必须扮演“破冰”的角色,为男女团员製造互相认识和交流的机会,这也意味着,导游在某种程度上也扮演着“红娘”或“月老”的角色。 随着电子时代降临,科技越来越进步,特别是网络功能越来越普遍后,民众多通过网络交流,这时,联谊旅行团也渐渐没落。 

旅游淡季收入少

郑观贵说,许多人都羡慕导游可以经常出国旅游,但事实上,一般导游除了得面对工作繁重、竞争激烈等问题,同时,他们还常因收入不稳定而感到苦恼,甚至因此被迫兼职。 “有时候,我们还得通过带游客到商场购物的方式赚取微薄的佣金或回酬。特别是在旅游淡季时,我们的收入更是大幅度减少,届时,生活会变得困难。” 虽然许多旅行社都指本地缺乏导游,但他并不认同这种说法。他认为,本地导游并不少,很多时候是因为旅行社和导游无法在“金钱分配”上达致协议,以致旅行社无法找到导游带团。

他说,很多导游都是以自由身的方式接团,他们平日除了接团当导游,同时也会接下其他工作,以确保收入稳定。 对他来说,导游可说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。“虽然导游得像保姆般照顾游客,但我们的收入却和工作内容不成正比,且收入不稳定。 “记得有一次,我在曼谷当领队时,一名随团的老人在旅行的第二天突然失忆,导致我们手忙脚乱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名老人的儿女在替他报名参加旅行团后,却让年老的他独自随团旅行,结果,老人出状况时,我们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。” 过后,他试着打电话联络老人的家人,但旅行团却不能因为这名老人出状况而停下行程,结果,他们只好一面找他的家人,一面继续行程。 “在旅程当中,我们不但得陪老人吃饭上厕所,同时还得亦步亦趋的跟着他。”对他来说,那是一段极为难忘的经历。 他说,导游常在旅程中面对各类突发状况,而他们往往都得独力解决这些状况和问题,令他们的负担百上加斤。 3

游客赴北京中暑进院

对许多导游来说,游客在旅途中生病是最为棘手的问题。 郑观贵披露,他有一次在北京当领队带团出游时,其中3名游客在抵京后即因中暑而入院,结果,他和导游两人只得分摊工作,一继续带团,一人则守在医院照顾生病的游客。 “当时,旅行团的行程也受到影响,我们只好再三向游客致歉,并向游客详细解释状况,才取得游客的谅解。当时正值中国的夏季,相信3名游客是因为天气太热而中暑,并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。” 还有一次,他在新加坡海关迎接游客时,看到一名怀孕的女游客脸色苍白。虽然她是另一支旅行团的游客,但热心助人的他仍上前提醒该团的负责人。 “据我所知,该名孕妇后来还是不幸流产了。”他说,导游有时候甚至会在旅程中处理游客伤亡事件,因此,导游可说是“十项全能”的高手,无论遇到任何情况,都需以镇定的态度解决问题。 “若要成为一名负责任的导游或领队,我们不能一直原地踏步,因为时代一直在改变,所以,我们必须不断自我增值,才能符合游客的需求。”

‧2017.05.17